门,是建筑物的脸面,又是独立的建筑,如民居的滚脊门、里巷的阊门、寺庙的山门、都邑的城门。

独特的中国建筑文化,因“门”而益发独特。古人言“宅以门户为冠带”,道出了大门具有显示形象的作用。

在旧社会,门是富贵贫贱、盛衰荣枯的象征。谁家越穷,谁家的门就越矮小。特别是在“村径绕山松叶暗,柴门临水稻花香”的偏僻山村,老百姓都扎柴为门,仅仅表示这里有一户人家罢了。

只有那些富贵人家,才有讲究:门楼高巍,门扇厚重,精雕细刻,重彩辉映。这样既可与一般老百姓严格区分开来,又可以炫耀于长街,让你还未走近门口,自觉矮了三分,先生几分畏惧。

《红楼梦》里刘姥姥进荣国府,就是在大门前的石狮子旁站了好一阵儿,吓得不敢进门,才溜到角门前,向门卫道了一声“太爷们纳福”。

皇家的规矩更多,旧时天安门城楼的门,仅在皇帝登基、结婚时才打开,且中间大门只能皇帝走,文武百官侧门出入。

宫门上巨大的门钉,横九纵九,九九八十一枚,如凸立的文字,浓缩了中国传统文化的一篇大文章。

宅门上门神威武,双双把门,将远古先民关于神话世界的畅想,经过漫长时光的千图百绘,定稿为身披甲胃的模样。

门神名单一长串,从神荼和郁垒,到秦琼和尉迟恭,以及钟馗、魏征、姚期与马武,还有关羽与关或周仓、焦赞与盂良……。

门前石狮,何谓“十三太保”?“泰山石敢当”、“抱鼓石”,何得“以捍民居”的功能?俗言:“猪入门,百福臻”,逢年过节在门上贴上驮聚宝盆的肥猪拱门剪纸。

辟邪呀,镇宅呀,祈福呀,驱恶呀,迎祥呀,招财呀,门又做了古风今俗的展台。

门,还演绎出种种五彩斑斓的民俗文化:除夕门上贴春联与“福”字,正月初一贴鸡于门,破五“送穷出门”,上元节张灯祭门,清明门插柳,谷雨门贴符禁蝎,蚕月昼闭门,四月八嫁毛虫,端午门悬艾菖,伏天城门磔狗,七月半门上挂麻谷,茱萸酒洒重阳门,冬至门上糯米圆。

现代自动门似乎并没有这么讲究,但花式多样,使用起来更轻松,符合现代人追求的方便、简洁、时尚等要求;适应时代飞速发展,顺应时代的变迁。

下面看一些凯撒工程案例(中大凯丰酒店)现场实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