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天在上班的途中经过一栋大厦刚刚完工,在剪彩,好奇的我,走了过去看,不远处就看见大厦的大门原来会自动打开的,这就是所谓的自动门吧,哈,还挺大的,也很气派。接着穿地下通道,行走间一股幽香迎面而来,让我的心情在这阴郁的天气中有了晴朗的味道。行至转弯处果然见到一个卖花儿的,在山城特有的那种背篓里放了十几束腊梅。

卖梅的是一个精瘦的汉子,五十多岁的样子,一满脸的苍桑,向前弓着背,手里拿着两束梅在叫卖着,我没有细看匆匆的便经过了。

傍晚再回来时看有两三个人在叫卖了,一束束用草绳捆扎的腊梅靠在通道的墙壁上。花儿多数都是含苞待放的样子,淡淡的黄色在灯光下有些耀眼,幽幽的香气让许多人驻足。

这时通道的行人很多,是以卖花儿的人并不刻意的去兜售,只把花儿放在那儿跟边上的小贩在闲谈着什么。

在山城爱花儿的人很多,而爱花的人欣赏花的人也不需别人更多的言语,花便能说明一切;是以卖花儿的人从不担心。

我也是喜爱花儿的,加之下班的早便停下来细看,粗疏的花枝;寥落的梅点缀着。没有更多的花哨,只是这样疏淡零落的香便能惹人欢喜,这是许多花容所不及的。当然,也许还有其他的夹杂吧,如冬日的花犹为少,如梅高洁的品格。还有那些古诗词里让人感动的在内吧,所以梅格外的惹人爱待,而在梅里腊梅又甚于其他的梅了。

在我的思绪游走间花便卖的所剩无几了,我再抬头时见卖花的还在跟人说笑;这时我却有些羡慕那个卖梅的人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