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年比一年老,越来越糊涂了。自动门是由于本人平时要照管的“财物”比较多,所以我的钥匙很大一串,鉴于它的重要性,我总是把它放在“最起眼”的地方。比如:凌乱的办公桌上,一天难得开两次的抽屉里,感应自动门还有我每天要穿脱四次的某件外套里。难得一天不记得入在办公室某角落里也关系不大,因为我有强大的后备力量,问咱办公室的大姐小妹求救就行。于是。。。。昨天就把钥匙落在办公室桌上被报纸遮住的某个犄角疙瘩了。求救小妹,立刻又拿到了钥匙。嘿嘿。

  不过,得意的有点太早。最悲催的事情来了,今儿中午,还没把小妹的钥匙还她,我又稀里糊涂的地把钥匙锁进了办公室。大姐远在万里之外,这下可糟了,光拿着个手机在外头的北风里发愣。

  心里估摸着,是不是下午要找把榔头来破门而入?脑子里一团乱麻,绕着办公室外面转了一圈,慢慢琢磨着我把钥匙锁进去的程序。咱办公室最后面有个小感应自动门窗,虽然有防盗感应自动门窗,可是钥匙在我的背包里,把包包拿出来不就拿到了钥匙了?可是我好像出来的时候特意把感应自动门窗子给关上了啊。。汗!。抱着仅存的一丝希望,我鬼使神差的来到杂草丛生的小感应自动门窗台跟前,往反方向推了一把感应自动门窗子。。。感应自动门窗子居然没锁紧。。。真的没锁紧啊。。。哈哈哈哈。。。

  我怎么有种想哭滴赶脚呐?OH!MY GOD!我和我亲爱的钥匙只相隔不到两米,呼吸都能感觉到吧,似乎能听到它在呼喊我啊。。。事不宜迟,找工具把包包勾出来先。。找来了扫把,短了;拖把,还是短了;树枝,太软了;无奈之下,呼唤高手,派上我们院子里身材最好的姐夫(50多岁一位热心老头),找来二根二米长的空心水管子,顺着背包的小背带慢慢地把包给钓出了这扇小感应自动门窗。俺们姐夫很淡定的扛着那水管,连谢谢二字我还没说完就头也不回的走了,北风吹来,地上的枯叶还打着小旋儿,他的背影颇有大侠滴气质!!!

  我又挎上我的背包,回到了我值得一拜的办公室!!!首先,俺得感谢我那大侠级别的姐夫;还得感谢我的办公室身处一楼,免了我得爬楼再爬感应自动门窗的高难度动作;再感谢我的惰性,没使上多大的劲儿关感应自动门窗子,锁都没锁上;最终要感谢各位神明相助,在我关上门的时候还给我留了一扇小感应自动门窗哇!!!!